首页 »

越剧名家毕春芳逝世一周年,毕派传承基地启动

2019/8/14 9:51:10

越剧名家毕春芳逝世一周年,毕派传承基地启动

8月14日,“传承传唱描红——纪念毕春芳先生毕派名家名段风采展演”开始前,杜海斌坐在观众席接受采访,一个梳童花头、穿纱裙的小女孩突然从前排座位窜出来,“叔叔,你的T恤哪里有?上面印了我妈妈的偶像。”杜海斌一楞,“等一等,每位进场的观众都能领到一件。”白色T恤印的正是一代越剧名家毕春芳剧照。

 

展演上,杜海斌管音响,他的女儿、12岁的杜家佳演唱毕派代表作之一《三笑·点秋香》。去年,杜家佳凭《三笑·点秋香》获得上海少儿戏曲“小白玉兰”奖。杜海斌有掩饰不住的自豪,“我算了算杜家佳的总分,应该排名第二。当时她学了10个月越剧,学毕派只有两个月。她的对手们,有的学了五六年戏。”杜海斌是铁杆越剧爱好者,耳濡目染将女儿带上戏曲之路,“我妻子是湖南人,不喜欢听戏,我只能带着耳机悄悄听。有一次我没戴耳机,放《送花楼会》,没想到佳佳模仿得有模有样。”杜海斌喜出望外,四处寻访名师,最后找到著名毕派演员杨童华。“佳佳每周五下课后跟杨老师学戏,约定课时两小时,可常常一上课就是五六个小时,老师亲自做饭给佳佳吃。”8月14日,杜家佳正式拜杨童华为师。杜海斌希望女儿能成为职业越剧演员,“只要她喜欢,我支持她一辈子唱戏,成为杨老师那样的名角。”对于戏曲演员做个体户的艰难,杜海斌早有打算,“如今优秀花旦演员多,小生演员少,佳佳唱得好,不怕找不到人搭戏。”

杜家佳演出《三笑·点秋香》

 

杜海斌一心一意推动女儿的越剧梦,让杨童华想起自己的母亲。三十多年前,全家反对杨童华学戏,唯独母亲支持。杨童华初识毕春芳,正是杜家佳现在的年纪——12岁,“我小时候挺笨的,又木讷。毕老师不厌其烦教我,从咬字到小腔,严格要求。小孩子不懂爱情,学《玉堂春》,她给我分析角色性格,王金龙和苏三是姐弟恋,王金龙作为风流倜傥的富家子弟,出场和其他角色不一样。”杨童华跟随毕春芳在浙江新昌等地巡演,剧团吃大锅饭,用脸盘装青菜和回锅肉,“我吃不下、抹眼泪,毕老师偷偷召我去,一声不吭把自己家做的带鱼塞到我的饭底下,还冲我眨眼睛。”

杨童华收徒

 

8月14日,杨童华唱了《血手印·花园会》《王老虎抢亲·寄闺》,她特地戴了一顶与毕春芳晚年一模一样的假发。“老师看着我买的发套好,拿去用,我又买了一顶一样的。”去年8月10日杨童华去医院看望毕春芳后赴香港演出。8月14日毕春芳去世,那天杨童华正在香港主演毕派代表作《王老虎抢亲》。

杨童华主演《血手印·花园会》

 

14日展演前,斜土街道与上海徐汇越剧团共建越剧毕派传承基地启动。毕派爱好者从北京、天津赶来参与盛会。徐汇越剧团成立至今37年,从上海大世界演到社区、学校,73岁的创始人樊亚娟笑言退休不退岗,“我们在40个平方米的小场地能搭布景彩唱,还在日晖新村小学、徐汇中学教小朋友越剧。上海小学听说我们的教学成果,主动邀请演员去上课。”连续三年,徐汇越剧团在漕河泾、长桥、华泾社区举办暑托班,教小朋友学戏。展演中,为杜家佳《三笑·点秋香》伴唱的一群小丫环,只有八九岁,来自华泾社区暑托班。

传承基地揭牌

 

去年樊亚娟引荐毕派非遗传承人杨童华担任徐汇越剧团团长,一心想着后继有人的她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去年剧团11月排演《玉堂春》,今年又排演了30多场《王老虎抢亲》。建立毕派传承基地,在樊亚娟看来是一次战略胜利,“越剧传承瞄准白领和小孩,有基地,有实践机会。才能开花结果。”戏曲在斜土社区有着广泛、坚实的群众基础。街道戏曲周周演、戏曲进学校、戏曲进单位等活动。2016年举办首届社区戏曲文化节围绕戏曲文化展示、戏曲作品创作、戏曲人才培养、戏曲信息交流开展特色戏曲活动。杨童华说,未来徐汇越剧团将坚持专业和业余做两条腿走路,“做实事,培养演员和越剧爱好者,在社区教学,也请京昆老师提高演员基本功,复排毕派代表作《卖油郎》《玉蜻蜓》等,一本本来。”